可是心思却全部集中在院外父亲与小弟的练武声中


信息来源:http://dunmoreacres.net 时间:2019-09-15 09:42

  已经是休息的时间了,兰陵王把花木兰叫了出来,让她站在自己的旁边,帮她磨墨。“知道我为什么唯独叫你来吗?”兰陵王的声音像隆冬的寒冰一样,他放下了手中的竹简,“你可知,隐瞒性别来参军,可是要被赐死的。”

  此时的木兰虽为女儿身,但是既已男扮女装入了军营,便要做与其他男人一样要做的事情。她肩上扛着柴火,一刻不停地来回忙碌着。

  花木兰坐在家中院子里,痴痴望着银杏树那扇形的叶片从空中缓缓滑落,像是一只悄然降下的蝴蝶。她手里捧着一本《中庸》,可是心思却全部集中在院外父亲与小弟的练武声中。七岁的阿兰挽着发簪,一缕樱花一般红的秀发垂在箭头。

  黄昏之时,大军才到达黄河。在黄河畔上搭起了帐篷。兰陵王站在主帐前面,看着那个倩影在不断的忙碌。汗水浸湿了粉色的长发,从洁白如玉的下巴上低落,再从细长的脖颈上缓缓滑下。

  兰陵王的目光中闪过了几分温柔,但又掺杂着怀疑,他揉揉花木兰的头,说:“我相信你会的。”

  十月的长安城,总是显得如此萧条。不知是否是被那满山的金黄给渲染了还是因那一封封家书触景生情。

  兰陵王皱了皱眉头,但是没有说什么,只是目光一直盯在木兰身上。木兰也感受到了那灼热的目光,抬起头,正看到了兰陵王的视线,马上低下了头,心里念着:“我得认真点了,这个长官太可怕了……”

  高长恭无奈地笑了笑,说:“早知你会如此回答,我也不强求你,愿我们还能相见。”说完,他低下头,蒙住花木兰的眼睛,如蜻蜓点水一般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了痕迹。“我走了,木兰定当保重!”

  忽然,树上传来了一声男子(应该算男孩)的嬉笑,木兰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有这紫色头发的男子正坐在树枝上,他戴着一个面具,浅蓝色的瞳孔有着来自王者的气息。花木兰呆了一会儿,刚要张嘴喊,却被他捂住了嘴。他小声贴在她的耳畔,说:“我不是贼,不要害怕。”花木兰惊呆了,他的身手竟是如此敏捷!过了一会儿,木兰冷静了下来,问他:“你是谁?为何来我家?”男孩想了想,说:“在下高长恭,此番冒昧了姑娘,实在抱歉。不过我是真的没有什么恶意的。”外面传来了父亲的喊声:“木兰,你在跟谁说话?”花木兰看看高长恭,应了声:“没有啊,父亲,我在读书!”花木兰回答了父亲后,看向高长恭,露出甜甜的笑容。“我叫花木兰,是花家的二女儿。”“木兰……这个名字真是好听啊,木兰之花,朴素而淡雅。”“嘿嘿,我也觉得挺好听的,不过比起做女眷的那些刺绣活,我更喜欢舞刀弄剑。”说完,木兰做了几个武功的姿势。高长恭不禁笑了起来,“噗,小丫头,你还真是可爱啊!时候不早了,我要回去了,咱们有缘再会吧!”“先别走啊,什么时候再见啊?”“在我成为大唐最厉害的人之后!”说过之后,高长恭解下了自己的面具,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,“丫头,我们还能再见的!”

  兰陵王的身影消失在了树林之中,花木兰摸摸额头,还有那温润的感觉。不觉间,泪已经打湿了衣襟……

  一日,在朱雀关下,军队安营扎寨。兰陵王看看身边的花木兰,凑近她的耳畔,轻声说:“倘若你我在一日突然敌对,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

  转眼间,秋去春来,已经匆匆度过了两年光阴。(原历史是花木兰出征了十二年差不多,但为了故事剧情,楼楼改成了两年)。这时的花木兰因在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,早已被封为了将军。朝中的形势日益不妙,总有一些奸臣在皇帝面前诋毁楼兰。女皇武则天刚登基,自然不会留下楼兰这个绝大的隐患,她需要稳固地位,堵了那些